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亚洲城 > 股票基金 > 4万投资者被误导:这家公司重要信披晚20月 涉事

4万投资者被误导:这家公司重要信披晚20月 涉事

文章作者:股票基金 上传时间:2019-12-08

亚洲城 1

2年多前,闹得沸沸扬扬的ST昌鱼控股权争夺,一度惊动了监管层,并要求公司核实异动账户。

最近的资本市场雷声滚滚,不管是老板还是公司出事,最后倒霉的都少不了投资者。

闹剧散场后,昔日结盟的一致行动人,却留下了一则奇闻。

2019年7月4日晚,ST昌鱼(600275.SH)的一则迟到20多个月的“分手”公告让其4万多名股东懵了,原本已经“跌跌不休”的股价,这一消息更使其雪上加霜。

早已散伙

迟到20余月的“散伙”通知

ST昌鱼7月4日晚间宣布,公司第二大股东宜昌市长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长金投资”)来函表示,长金投资与武汉联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富达投资”)、李冰清、杨青、望灵、胡青、夏智勇等之间的一致行动关系在2017年10月15日已终止。

2019年7月4日晚,ST昌鱼公告称,公司收到第二大股东宜昌市长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长金投资”)通知,长金投资与武汉联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富达投资”)、李冰清、杨青、望灵、胡青、夏智勇等之间的一致行动关系在2017年10月15日已终止,仅仅持续了一年。

换而言之,长金投资与联富达投资等达成的一致行动关系,至今解体已经长达20个月。为何直到现在才宣布?

这一结果来之不易。公告显示,日前,长金投资收到ST昌鱼董事会《问询函》,要求长金投资核实了解一致行动人减持股份的具体情况。

公告显示,ST昌鱼董事会向长金投资发出《问询函》,要求长金投资核实了解一致行动人减持股份的具体情况。长金投资未就此给出回应,而是将问题抛给联富达投资。7月2日,长金股权收到联富达投资回复。

长金投资随即跑去问联富达投资。2019年7月2日,长金投资收到联富达投资回复称, 2016年10月15日,长金投资与联富达投资、杨青、李冰清、望灵、夏智勇、胡青签订《一致行动协议》,该协议约定一致行动的期限为自2016年10月15日至2017年10月15日止。各方同意在本合同约定的“一致行动”期限到期前1个月,协商是否继续保持“一致行动”。该协议于2017年10月15日到期后,各方未协商,也未签订新的一致行动协议, 因此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关于联富达投资减持的情况,长金投资表示,让其自行披露。

回复内容显示,按照2016年10月15日,长金投资与联富达投资、杨青、李冰清、望灵、夏智勇、胡青签订《一致行动协议》,该协议约定一 致行动的期限为自2016年10月15日至2017年10月15日止。各方同意在本合同约定的“一致行动”期限到期前1个月,协商是否继续保持“一致行动”。该协议于2017年10月15日到期后,各方未协商,也未签订新的一致行动协议, 因此一致行动关系解除。

不过,问题来了,长金投资与联富达投资、杨青等一致行动关系已解除超20个月,但为何瞒到现在?

“联合体”溯源

这一行为使ST昌鱼迅速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2019年7月5日,上交所称,近日才公告武汉联富达及一致行动人于2017年10月15日到期解除关系,同时,上述一致行动人已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公司5%的股份,对公司和投资者影响较大,请长金投资、联富达投资补充披露相关信息。

时间回溯到2016年10月前后,当时的武昌鱼,在资本市场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控股权争夺战。短短2个多月时间,公司股价翻倍。这背后的推手,就包括逼宫方长金投资、联富达投资等。

上交所还表示,ST昌鱼公告称,长金投资与武汉联富达等相关方已于2017年 10月15 到期解除一致行动关系,但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年度报告等公告中,一直将前述相关股东披露为一致行动人。

亚洲城 2

这意味着,长金投资与联富达投资等达成的一致行动关系已解除20多个月,从未披露这一信息,这是为什么?

亚洲城 3

4万余股民蒙在鼓里 律师:可能会被调查

2016年9月28日晚间,武昌鱼公告称,公司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核实联富达投资与另外12名自然人股东之间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上述7方的盟友关系从何而来?

根据上交所在市场监察中发现,联富达投资、杨青、李冰清、张杰、望灵、柳浩等共计13名股东账户之间存在关联,疑似构成一致行动人。截至9月26日,武汉联富达与杨青的数个账户合计持股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上述13名股东合计持股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

2016年10月,武昌鱼正上演着控股权争夺大战,期间,股价轻松翻倍,而这背后推手就源于长金投资、联富达投资等,还引来了上交所的关注,要求说明是否为一致行动关系。

与此同时,长金投资2016年9月6日才注册成立,在9月21日至23日,其累计买入2545万股武昌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成交金额合计约2.85亿元。长金投资还宣布,未来至少还将买入武昌鱼2543万股,完成承诺后其持股比例将达到10%。

在上交所的多番询问下,长金投资、联富达投资等承认了盟友关系。2016年10月12日,武昌鱼公告显示,联富达投资主要从事证券投资业务,出于对武昌鱼投资价值的看好,于2016年5月至2016年6月分别向潜在高净值客户杨青、李冰清、望灵、夏智勇、 胡青推荐了武昌鱼股票,其等认同联富达投资的专业投资能力,并委托联富达投资为其代理投资武昌鱼股票,并于2016年10月9日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

在经过上交所连续三次的问询之下,长金投资、联富达投资等有了关系。

2016 年10月13日下午,长金投资约谈联富达投资问询有关情况,并提出与联富达投资形成一致行动人的建议。经过协商,2016年10月15日晚,联富达投资、杨青、李冰清、望灵、夏智勇、胡青与长金投资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形成一致行动人。约定各方在武昌鱼股东大会中行使股东提案权、表决权时保持一致行动,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时,以长金投资的意见为一致行动的决定。当时,上述7方组成的一致性行动人合计持有武昌鱼8849.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7.39%。

2016年10月12日,武昌鱼公告显示,联富达投资主要从事证券投资业务,武出于对武昌鱼投资价值的看好,于2016 年 5月至2016年6月分别向潜在高净值客户杨青、李冰清、望灵、夏智勇、 胡青推荐了武昌鱼股票,其等认同联富达投资的专业投资能力,并委托联富达投资为其代理投资武昌鱼股票,并于2016年10月9日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

事到如今,长金投资彻底脱离与联富达投资等一致行为人的关系,内部出了什么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ST昌鱼4万多投资者(截至2019年1季度末)被蒙在鼓里逾20个月。自上述7方签署协议以来,ST昌鱼在过去两年多的每一份定期报告披露之时,都是将上述各方列为一致行动人。即在未公告散伙的背景下,ST昌鱼4万多股民以上市公司披露的错误信息为准了。

2016 年10月13日下午,长金投资约谈联富达投资问询有关情况,并提出与联富达形成一致行动人的建议。经过协商,2016年10月15日晚,联富达投资、杨青、李冰清、望灵、夏智勇、胡青与长金投资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形成一致行动人。约定各方在武昌鱼股东大会中行使股东提案权、表决权时保持一致行动,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时,以长金投资的意见为一致行动的决定。当时,上述7方组成的一致性行动人合计持有武昌鱼8849.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7.39%。

某从事资本市场研究方面的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确认未披露一致行动人情况下,监管部门可能会进行调查,在定性后,投资者方可开展索赔申请。

在长金投资与联富达投资等达成一致行动人关系的同时,宣布联富达投资与杨青、李冰清、望灵、夏智勇、胡青于2016年10月9日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书》作废。

ST昌鱼经历了数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的亏损,2019年一季度也不例外,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0.07亿元。二级市场上,ST昌鱼股价从2016年11月3日的盘中最高价24.5元/股一路狂泻,截至2019年7月5日收盘,ST昌鱼报2.66元/股,股价跌幅近90%。

e公司发现,根据武昌鱼当时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上述7方在组成联合体时,并未提及协议约定一 致行动的期限为自2016年10月15日至2017年10月15日止。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4万股民被误导

面对如今这份迟到20个月的散伙通知, ST昌鱼近4万投资者的心情可想而知。

e公司发现,长金投资与联富达投资等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ST昌鱼也是一脸茫然。自上述7方签署协议以来,ST昌鱼在过去两年多的每一份定期报告披露之时,都是将上述各方列为一致行动人。在未公告散伙的背景下,ST昌鱼近4万股民以上市公司披露的错误信息为准了。

以ST昌鱼2019年一季报为例,前十名流通股东中长金投资、联富达、李冰清、杨青、胡青、夏 智勇之间属于《上市公司持股变动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中规定的 一致行动人,其余股东之间公司未知其关联关系或是否属于《上 市公司持股变动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中规定的一致行动人。

亚洲城 4

虽说一致行动人解散的消息ST昌鱼未被告知,但其实,其中的破绽早已暴露。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8年12月13日,涉事自然人杨青就开始减持,截至2019年6月12日,其所持751.09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1.476%,已经全部出清。

若长金投资与联富达投资等继续保持一致行动人关系。那么,根据《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长金投资及一致行动人,至少应该在2018年11月23日前,通知ST昌鱼,披露持股5%以上股东预减持计划。

与此同时,e公司记者还发现,过去几个月,市场投资者对此也有察觉,并向ST昌鱼咨询。但上市公司的回复却让人失望。

《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显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董监高计划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应当在首次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向证券交易所报告并预先披露减持计划,由证券交易所予以备案。

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董监高减持计划的内容应当包括但不限于:拟减持股份的数量、来源、减持时间区间、方式、价格区间、减持原因。减持时间区间应当符合证券交易所的规定。

亚洲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在3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

亚洲城 5

涉事4股东已清仓

在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之时,长金投资持有武昌鱼3571.87万股,持股比例为7.02%。不过,到了2017年3月,长金投资持股已达5088.39万股,持股比例已增至10%。7方组成联合体合计持有ST昌鱼股份1.02亿股,持股比例为19.98%。持股比例仅次于ST昌鱼控股股东(1.06亿股,持股比例为20.77%)。

随后两年,长金投资持有武昌鱼的股份未发生变化。截至此次一致行动解除后,长金投资持股5088.39万股,持股比例为10%。

从ST昌鱼此次披露的公告来看,长金投资曾经的同盟军持股出现了变化。联富达投资、李冰清等在保持一致行动的股东,合计持股5077.44万股,持股比例为9.98%。此次权益变动后,联富达、李冰清等合计持股下降至2534万股,持股比例为4.98%。

交易记录显示,在2018年12月13日至2019年7月2日,杨青、李冰清、望灵、夏智勇、胡青等5位自然人股东,均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进行了减持,合计减持ST昌鱼股份2543.44万股,占比约5%。除了李冰清手中的6.15万股外,其他4位自然人股东均已清仓。

亚洲城官网,另外,联富达投资目前持有ST昌鱼2472.95万股,持股比例为4.86%。与期初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书时未发生变化。

亚洲城 6

{"type":2,"value":"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4万投资者被误导:这家公司重要信披晚20月 涉事

关键词: 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