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亚洲城 > 房产资讯 > 放大中型Mini城市定居的显要,是就业和公共服务

放大中型Mini城市定居的显要,是就业和公共服务

文章作者:房产资讯 上传时间:2019-12-27

亚洲城 1

原标题:放开中小城市落户的关键,是就业和公共服务均等化 来源:界面新闻【“宏观札记”为粤开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张德礼在界面新闻开设的专栏,分析宏观经济形势】近期中办和国办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在以户籍制度和公共服务牵引区域流动部分中,明确提到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松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限制。根据城乡建设统计年鉴的数据,全国662个城市中,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有643个,几乎囊括了所有的三四线城市及中小城市。城区常住人口在300到500万的城市有10个,在500万以上的城市有9个。可以看出,有将近98%的城市,直接受益于户籍政策的调整。这一政策变化,是近年区域政策调整的具体体现。以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和中部崛起为代表的旧式区域发展战略,本质上是利用行政力量作为经济指挥棒,践行区域均衡主义。但一味追求均衡,并没有让区域间的发展差距明显缩小。而且维护区域均衡发展的两个关键手段——基于转移支付的财政安排和倾斜于落后地区的优惠政策,还带来了激励机制扭曲和资源错配的问题。从全球范围看,强调非均衡发展和人口集聚性才是主流。人均GDP更高的国家,人口集聚效应往往也更强。比如美国、日本、韩国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群总人口占国内人口的比例,分别为46%、65%和50%,都位居世界前列。英法德等国家不符合主流规律,但这些国家都有自己的城市集聚区,比如伦敦城市群、巴黎城市群等。图1:全球范围来看,人均GDP更高的国家人口集聚效应往往更强资料来源:世界银行(红色气泡代表中国,红色方框代表英法德等国)美国50%的GDP是由少数人口和产业集聚区域所创造的,东京湾区面积占日本国土面积的3.5%,但创造了日本1/3的GDP。图2:美国50%的GDP集中分布在少数地区资料来源:美国企业研究所中国近年也开始调整区域政策,不再过度使用行政手段来促成四大区域间的均衡发展,而是重新审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鼓励各类生产要素流动和提高配置效率。人口和劳动力作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它的流动是新区域战略的重点。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指出要全面放开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大城市落户限制。这次更是在更高层面联合发文,要求全面取消这一人口规模城市的落户限制。我们通常所说的城镇化率,是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指的是常住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但中国有大量工作和生活在省市,但户口在农村的人群。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年末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58%,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3.37%,两者相差了16.21%,乘以当年的总人口13.95亿,意味着有2.26亿人常住在城市,但没有城市户口。毫无疑问落户标准的放松,将加快户籍人口城镇化进程。相比于生活在城市里的农村户口人群,城市户籍人口能够享受到更多的公共服务,比如教育、医疗和养老等。笔者预计将有千万数量级的人会选择落户城市,尤其是那些已经长期生活在城市,但因原先户籍制度限制而无法落户的人群。相应也会带来置业需求,人口集聚后对服务业的需求也会增加,这有助于规模经济效益的发挥。在落户条件放松的同时,这些人户分离的人口选择落户城市的意愿,对于实现政策目标而言非常重要,值得高度关注。笔者认为,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在城市里的就业机会。中国人的租房理念并不强,层级越低的城市越明显,选择在城市落户并定居,通常意味着需要购置房产,日常的各类生活成本和农村相比也更高。能否有一份合适的工作,并且对未来收入有稳定的预期,是大多数人需要考虑的因素。二是基本公共服务能够真正实现均等化,落户城市后能够和原先的城市居民,享受到同等的教育、医疗和养老等服务。因此,为了让落户标准放松起到更显著的效果,可能还需要配套的政策调整。一是继续落实“房住不炒”政策,稳定对房价的预期,缓解置业和房屋租赁方面的压力。二是稳定就业、创造就业机会,比如加强产业向中西部和低线城市的转移、强化职业技能培训等。三是逐步落实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政策,让新落户城市的人口更有归属感。总的来说,笔者认为取消和放松城市落户限制是新区域战略的具体体现,将加快户籍人口城镇化,人口集聚后也有助于规模经济的发挥。在户籍政策放松的同时,进行配套政策调整,比如落实“房住不炒”、稳定就业和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将提高更多人口落户城市的积极性。(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zhoujing@jiemian.com)

亚洲城 2

亚洲城官网 ,近期中办和国办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在以户籍制度和公共服务牵引区域流动部分中,明确提到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松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限制。

今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其中几点关乎新型城镇落户的内容引发关注:

根据城乡建设统计年鉴的数据,全国662个城市中,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有643个,几乎囊括了所有的三四线城市及中小城市。城区常住人口在300到500万的城市有10个,在500万以上的城市有9个。可以看出,有将近98%的城市,直接受益于户籍政策的调整。

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

这一政策变化,是近年区域政策调整的具体体现。以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和中部崛起为代表的旧式区域发展战略,本质上是利用行政力量作为经济指挥棒,践行区域均衡主义。但一味追求均衡,并没有让区域间的发展差距明显缩小。而且维护区域均衡发展的两个关键手段——基于转移支付的财政安排和倾斜于落后地区的优惠政策,还带来了激励机制扭曲和资源错配的问题。

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科技,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从全球范围看,强调非均衡发展和人口集聚性才是主流。人均GDP更高的国家,人口集聚效应往往也更强。比如美国、日本、韩国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群总人口占国内人口的比例,分别为46%、65%和50%,都位居世界前列。英法德等国家不符合主流规律,但这些国家都有自己的城市集聚区,比如伦敦城市群、巴黎城市群等。

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图1:全球范围来看,人均GDP更高的国家人口集聚效应往往更强

亚洲城 ,城市政府要探索采取差别化精准化落户政策,积极推进建档立卡农村贫困人口落户。允许租赁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户口落户。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这则通知会给后续市场带来什么影响呢?

美国50%的GDP是由少数人口和产业集聚区域所创造的,东京湾区面积占日本国土面积的3.5%,但创造了日本1/3的GDP。

“城里人”比例将提高 政策导向更公平

图2:美国50%的GDP集中分布在少数地区

据国统局统计,截止2018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139538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83137万人,占总人口比重即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58%,比上年末提高1.06个百分点。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3.37%,比上年末提高1.02个百分点。

资料来源:美国企业研究所

上述数据说明,截至去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与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相差16.21%。另外,2018年人户分离的人口高达2.86亿人。

中国近年也开始调整区域政策,不再过度使用行政手段来促成四大区域间的均衡发展,而是重新审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鼓励各类生产要素流动和提高配置效率。

据了解,2016年国务院曾在相关文件中提到具体目标:在“十三五”期间,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年均提高1%以上,各地区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的差距比2013年缩小2%以上。

人口和劳动力作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它的流动是新区域战略的重点。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指出要全面放开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大城市落户限制。这次更是在更高层面联合发文,要求全面取消这一人口规模城市的落户限制。

据悉,2013年城镇化率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的差距是18%,2015年这组数据降到16.2%,而去年的略微提高16.21%的数字代表,相比2015年,中国常住人口与户籍人口城镇化水平差距有轻微扩大之势。

我们通常所说的城镇化率,是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指的是常住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但中国有大量工作和生活在省市,但户口在农村的人群。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年末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58%,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3.37%,两者相差了16.21%,乘以当年的总人口13.95亿,意味着有2.26亿人常住在城市,但没有城市户口。

其实户籍即是享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及其他公共资源的分配。如果制度得不到改变,“外来人口”无法享受居住地各类福利,户籍直接和住房消费、教育、就医、社会保障等挂钩,造成待遇不平等、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大等不利影响。

毫无疑问落户标准的放松,将加快户籍人口城镇化进程。相比于生活在城市里的农村户口人群,城市户籍人口能够享受到更多的公共服务,比如教育、医疗和养老等。笔者预计将有千万数量级的人会选择落户城市,尤其是那些已经长期生活在城市,但因原先户籍制度限制而无法落户的人群。相应也会带来置业需求,人口集聚后对服务业的需求也会增加,这有助于规模经济效益的发挥。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此次发改委明确2019年城镇化发展的任务,部分具有突破性。针对不同城市的落户政策,积极推进了全面放宽的导向。其中,城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以下的,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实际上是指各类地级市后续政策会完全放开。

在落户条件放松的同时,这些人户分离的人口选择落户城市的意愿,对于实现政策目标而言非常重要,值得高度关注。

而对于500万以下的大城市,则要全面放宽落户政策,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政策。这个政策或意味着在后续类似大中专院校毕业生落户方面,不光不会设置障碍,而且还有可能会给予各类刺激的鼓励措施,各类购房和租房发放补贴等。

笔者认为,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在城市里的就业机会。中国人的租房理念并不强,层级越低的城市越明显,选择在城市落户并定居,通常意味着需要购置房产,日常的各类生活成本和农村相比也更高。能否有一份合适的工作,并且对未来收入有稳定的预期,是大多数人需要考虑的因素。二是基本公共服务能够真正实现均等化,落户城市后能够和原先的城市居民,享受到同等的教育、医疗和养老等服务。

另外政策实际上有较大突破的还是在于超大特大城市,对于此类城市来说,过去落户政策是比较紧的,但是现在有所调整,明确了要把社保和居住证等作为落户的主要因素,这样是有助于一些工作时间长、有比较稳定就业机会群体的人落户的,这样也体现了公平性和政策导向。

因此,为了让落户标准放松起到更显著的效果,可能还需要配套的政策调整。一是继续落实“房住不炒”政策,稳定对房价的预期,缓解置业和房屋租赁方面的压力。二是稳定就业、创造就业机会,比如加强产业向中西部和低线城市的转移、强化职业技能培训等。三是逐步落实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政策,让新落户城市的人口更有归属感。

此外,此次政策最值得关注的一点内容是,和租赁市场的发展进行了挂钩,明确了租赁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户口落户的概念,甚至提到了“压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的概念,对于这一点,充分说明了后续在租赁住房行为和落户等方面会有更多的政策鼓励内容,利好对租赁用户的权益保障。

总的来说,笔者认为取消和放松城市落户限制是新区域战略的具体体现,将加快户籍人口城镇化,人口集聚后也有助于规模经济的发挥。在户籍政策放松的同时,进行配套政策调整,比如落实“房住不炒”、稳定就业和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将提高更多人口落户城市的积极性。

而“落户放松”似乎早有端倪,4月4日,杭州政府出台文件,全日制大学专科及以上人才,在杭工作并缴纳社保的,可直接落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zhoujing@jiemian.com)

3月19日,石家庄取消在城区、城镇落户“稳定住所、稳定就业”迁入条件限制。在石家庄全面放开城区、城镇落户,群众仅凭居民身份证、户口簿就可向落户地派出所申请户口迁入市区、县城区和建制镇,配偶、子女、双方父母户口可一并随迁。实现户口迁入“零门槛”。

从今年开年以来,发布人才引进与放宽落户的城市也有不少,尤其是二三线城市。

后续或会强化各地人才落户政策

严跃进认为,尤其是2017年以来的各地“抢人”动作,都和城镇化发展有关。此次政策或会强化各地人才落户等相关政策,对于购房需求等影响是比较大的。

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来看,后续二三线城市因为落户政策所形成的购房需求会明显增加。尤其是结合近期的小阳春等楼市态势,预计后续市场情绪会不断转好,进而形成更多的购房需求。大体上说当前房地产市场具有较好的发展态势,对于二线省会城市来说,预计二季度市场交易会有更为明显的反弹。

而此次政策对于城市群发展有较为明显的导向,尤其是对成渝城市群、哈长、长江中游、北部湾、中原、关中平原、兰州西宁、呼包鄂榆等城市群的规划力度。从后续成长性来看,对于长江中游以及关中平原,或是后续可以重点关注的区域,即地产企业可以关注此类区域从相对低成本的土地和较高的土地增值机会。目前各地的积极性在增加,即在人口导入方面频频释放利好,预计都市圈周边的地级市的影响是最大的。

从贡献度看,房地产目前对于GDP的拉动作用可以体现为10%左右的水平,城镇化力量可以认为占据了3%左右的拉动力量。

严跃进认为,各地之所以积极抢人,就是因为各地是有任务考核的,各地现在都把人才导入等当做较为清晰的政策内容。从后续此类城市的政策来看,在人才户口登记、购房优惠等方面会有较多的动作。

具体而言,一些经济条件好、房价相对上涨过快的城市,容易产生影响。类似宁波、无锡、嘉兴等城市,以及北部的类似廊坊等城市,预计政策都会放松,这都利好此类区域项目布局的开发商。当然也要警惕市场交易上升所带来的价格上涨的现象。

而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也对媒体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

对此,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人口和土地要挂钩,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房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放大中型Mini城市定居的显要,是就业和公共服务

关键词: 亚洲城